背景

联系站长

  • 图标

    站长:阿耀

  • 微信

    WX:2121212

  • QQ

    QQ:2121212

康复大鵟身带“定位”飞远方

更新时间:2021-03-24 14:04点击:

  5天吃掉21只家养鸽子 被控制后移交救助中心 经过3个月康复放飞大自然

  康复大鵟身带“定位”飞远方

康复大鵟身带“定位”飞远方

BRRC康复师在放飞前对康复大鵟进行检查

  经过3个月的康复,3月20日上午,北京猛禽救助中心(简称BRRC)在延庆区将两只大鵟(kuáng)放归自然。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大鵟处于食物链顶端,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对于维持生态平衡具有重要作用。此次放飞的两只大鵟都是由市民发现并联系接救,其中一只在接救前曾捕食多只家养鸽。

  当天上午,两只大鵟被运到官厅水库以东的农田里。据BRRC康复师周蕾介绍,大鵟近期将开始北迁,延庆地处京西北,因而他们选择在此放飞。只见周蕾握住一只大鵟的双腿,出箱瞬间大鵟迅猛展翅,周蕾被拽得在原地打转。随后,两名康复师配合对大鵟进行最后的检查,见其体羽丰满、目光锐利,确认无伤后,即准备放飞。

  周蕾数“一二三”后松手,放飞第一只大鵟,但其并未飞远,而是直奔百米外一棵树上的鸟巢,树上的喜鹊围着大鵟叽喳乱叫,但大鵟无心恋战,休息了约3分钟后飞向远方。第二只大鵟放飞后在田地上停留了片刻,之后飞上一棵杨树,同样与三五只喜鹊“狭路相逢”,但大鵟稳坐树梢不予理睬。科研人员在两只大鵟身上分别安装了GPS,以便追踪其迁徙时间和路线,为今后的接救和康复提供信息支持。

  据《北京鸟类志》介绍,大鵟是体型较大的鹰科猛禽,其捕食对象包括环颈雉、鹌鹑、旱獭、松鼠、蛙类、蜥蜴、小蛇等。大鵟能消灭大量高原地区危害牧场的啮齿类动物,在维持生态平衡方面起着重要作用,是极有益的猛禽。作为食物链顶端的“强者”,这两只大鵟为什么会“沦落”到被接救的地步呢?

  据发现其中一只大鵟的秦东亮先生介绍,去年12月20日,他在莲石湖公园发现一只大鵟,应该是饥饿和虚弱导致无法飞行,便为其寻求了救助。

  至于另外一只被接救的大鵟,却是因为“伙食太好”——5天吃了21只家养鸽。去年12月中旬,昌平区兴寿镇养鸽人朱海鸫连续数日发现鸽子数量减少,鸽棚周围有凌乱的羽毛、血迹、骨头等。起初他怀疑是野猫或黄鼠狼所为,随后监控录像指出了“真凶”:几只鸽子正在棚外散步,一只白头大鸟从天而降,鸽子四散逃窜,但一只铜翅乌已被大鸟扑在身下……朱海鸫说,这只大鵟不仅擅长“空袭”,还会把头和爪伸进鸽笼抓鸽子,吃饱后甚至会在顶楼晒太阳。

  朱海鸫饲养了200多只鸽子,去年12月16日至20日,这只大鵟吃掉了21只鸽子,其损失达五六万元,对鸽群繁育也造成一定破坏。去年12月21日白天,这只大鵟照常来捕食,当它将头和爪伸进鸽笼时被朱海鸫控制,随后被移交给北京猛禽救助中心。朱海鸫介绍,大鵟翼展将近1.5米,体型和一只大公鸡、大鹅相当,鵟爪尖利。

  对于朱海鸫的损失,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(IFAW)高级项目官员马晨玥表示,在猛禽食物短缺、觅食困难的季节,可能会捕食农户散养的家禽,给居民造成经济损失。在2009年颁布实施的《北京市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损失补偿办法》中,将猛禽造成的圈养家禽家畜伤亡也纳入补偿范围。京郊居民如遇到家禽因猛禽捕食造成损失的情况,可根据补偿办法的有关规定向所在乡(镇)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提出补偿申请。

  朱海鸫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并未申请补偿,“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,大鵟有非常强的定位能力,放飞后可能还会找回来。”(记者 崔毅飞)

官方微信公众号